舆情 > 生态环境 > 正文

管建不管运行? 污水处理厂建了污水仍直排黄河

来源:3d图  作者:  2021-02-09 09:30:00
建有污水处理厂,依旧有不少污水直排,最终汇入黄河;由于运行成本高,有的污水处理站无奈“沉睡”,甚至“沦为”化粪池。

  污水处理厂建起来了,为什么污水仍直排黄河

  黄河中上游部分欠发达地区管建不管运行,有的污水处理厂沦为化粪池

  建有污水处理厂,依旧有不少污水直排,最终汇入黄河;由于运行成本高,有的污水处理站无奈“沉睡”,甚至“沦为”化粪池。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日沿黄河中上游走访多个欠发达地区发现,由于基础建设跟不上、设备运行状况差、日常运行成本高,导致不少地区“建了污水处理厂、污水依旧处理难”。

  有处理厂却仍有污水直排,黄河中上游治污依旧是难题

  多方投资建起污水处理厂,由于处理能力不足、效率不高、覆盖面有限,污水依旧难以“全收集、全处理”。部分居民生活污水只能直排,最终汇入黄河,这是记者在黄河中上游流域走访时的见闻。

  在黄河中游一个县,境内有一条黄河一级支流穿过。当地环保部门干部介绍,近年来由于加强监管,工业废水基本都达标排放,目前主要的污染来自农村生活污水。为此,当地在远离县城的乡镇建了两座小型污水处理站,但运行状况均不尽如人意。

  记者来到建有小型污水处理站的一个乡镇河岸边看到,很多居民生活污水通过管道直接排入河道中。有的管道破损,污水就直接沿着河坝流到河床上,将砖墙染成黑色。

  当地环保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虽然2018年在市、县级财政的支持下,这个乡镇新建了一座污水处理站,但配套管网建设成本太高,目前只能收集全镇接近一半人口的生活污水,实际处理能力只达到设计能力的一半。

  为此,这个县城建部门在当地沿河岸修建了20个储水罐,临时收集居民生活污水,再通过污水收集车集中拉运至就近的污水处理站处理。有工作人员坦言,“处理站处理能力有限,水泵等设备也经常出现问题,很多时候来不及拉运,储水罐污水溢出,也造成污水直接流入河道。”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地处三江源地区,紧邻黄河源头。记者在甘德县污水处理厂看到,常规露天的污水曝气池,却安置在一个钢棚房内。走进钢棚房内,明显感觉室内温度提升。

  “没办法,这边气温低,处理污水的微生物容易被冻死,只能将曝气池装在室内,烧锅炉保暖。”污水处理厂相关负责人说,甘德县污水处理厂海拔4000多米,冬季气温低,必须通过外层钢棚房和内部烧锅炉来保温。

  “每年仅锅炉烧煤费用就要25万元左右,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位负责人说,青藏高原地广人稀、昼夜温差大,导致污水处理难度大、建设和运行成本高。

  更加紧迫的是,总投资两千多万元建成的甘德县污水处理厂,主要处理县城居民小区、办公楼和商铺的生活污水。目前每天处理量1200吨,已满负荷运转,急需扩容提升处理能力。

  建设运行成本高负担重,有的污水处理厂停运沦为化粪池

  记者走访发现,当前黄河中上游流域部分欠发达地区“有污水处理厂、依旧污水处理难”的主要原因,是收集污水管网建设成本高、污水处理运行负担重。尤其是不少欠发达县域,刚刚脱贫摘帽,自身财力有限,难以承担污水“全收集、全处理”的建设、运行费用。

  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十多年前县城没有污水处理厂,生活污水是经过化粪池处理后直排黄河。近年来,随着污水处理厂和管网的建成完善,目前城区85%以上的污水都能收集,但在城乡接合部等区域依旧难以全覆盖。

  “管网建设费用大约为每公里100万元,尤其是老城区存在管网老化、雨污混流问题,布设新管网的费用十分高昂。”永靖县住建局干部王晓明介绍。

  随着城镇化加速、易地扶贫搬迁,县城和城镇居民增多,污水排放量增加,污水处理厂也必须扩容。尽管地方财力有限,但在巨大的生态环保压力下,“欠账”扩容污水处理厂成为不少欠发达地区普遍的选择。

  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新民污水处理厂厂长高春成介绍,由于移居城镇居住的人口增多,原来的设备处理能力滞后,因此2020年对现有污水处理厂完成了扩容改造,“虽然当时改造资金严重不足,也只能先动工,钱以后再想办法”。

  与此同时,黄河中上游流域欠发达地区由于人口密度相对低,污水浓度较低,加上低温等因素影响,污水处理成本远高于东部发达地区。一些污水处理厂保障正常运转,还得每天固定投入葡萄糖。

  永靖县盐锅峡镇污水处理厂厂长李树坤说,镇区人口少,污水厂来水主要靠居民生活用水。进水COD浓度低,导致微生物处理污水时碳源不足,只能通过添加葡萄糖确保微生物不被“饿死”,“每月得添加三四吨葡萄糖,直接抬高了处理成本”。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青海省共有14个县城污水处理厂处于高海拔地区,普遍存在污水浓度不高,处理效率不高,收集率不高、雨污分流不够等问题。加上三江源地区冬季气温低,给污水处理工艺带来很大挑战,普遍需要加温棚、供暖气,有的污水处理吨水成本高达每吨4元。

  在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信义镇,因无力承担后续运行费用,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不得不停运。信义镇副镇长王三牛介绍,污水处理厂建成后,各级政府并没有跟进保障运行资金,镇政府独自难以承担这笔费用。

  “有的污水处理厂建成时间早,处理后的污水难以达到现有的排放标准,没有资金进行设备升级,现在只能当做化粪池使用。”王三牛坦言。

  污水处理不能“管建设不管运行”

  建设有上级资金投入,运行全靠本级财政投入保障,高昂的污水处理厂运营成本,让不少污水处理厂“难堪重负”。2020年4月脱贫摘帽的青海省甘德县,2019年县本级财政收入为1674万元。县里每年支付污水处理费用要150万元,占2019年本级财政收入比重接近十分之一。

  一些基层受访人士呼吁,不少刚摘帽的欠发达地区,都处于生态脆弱区域,生态环保压力大,地方财政运转紧张。鉴于这些地区财政实际情况,污水处理厂建设配套、日常运行等都需要国家政策支持。

  一方面,污水处理厂自身建设投资就在一两千万元,地方仅配套资金就要200万元至400万元,只能使用地方财政收入开支,很多时候地方只能拖欠。建议国家下调这些欠发达、发展受限制区域的资金配套比例,便于相关污水处理、收集项目的扩能建设。另一方面,很多欠发达地区城镇化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不少区域尚未建立起自来水、垃圾处理、生活污水收费机制,污水处理运行费用完全压在地方财政支出上,因此也无法采用PPP模式进行建设。迫切希望改变国家专项经费“管建不管运行”的情况,给予一定运营经费补助,缓解地方财政压力。

  完善污水直排及时发现、及时收集、及时处理机制,也是当前急需补上的短板。山西省吕梁市生态环境局临县分局副局长高国平等干部建议,全面排查排污口,在重点区域安装视频监控设备,并利用无人机拍摄等手段实时监控,同时坚持科技手段与人工手段结合,加大人工巡查力度,确保生活污水经过相应处理,杜绝直排、偷排。

  “对于没有工业企业、离市区管网较近的乡镇,产生的农村生活污水有限,建议采取分散建设蓄水池的方式,通过集中拉运处理,降低处理成本。”甘肃省天水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汪朝波建议。

标签:

责任编辑:王义欣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申能博彩公司 博彩老头今天预测pai3 韩国有博彩业吗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 申博怎么登入不了 菲律宾申博开户送88元
一号庄平台登入 58彩票网香港分分彩 葡京网上娱乐是真的吗 彩八仙人工计划平台
888博彩娱乐 百乐门博彩 博彩?131888 网络博彩综合大厅
博彩网足球赛事预测 百乐彩 博彩通评级信息港 韩国有博彩业吗
57XTD.COM 199TGP.COM S618Q.COM 4888tyc.com 989jbs.com
XSB2222.COM 153sun.com 917SUN.COM 22sbib.com 518jbs.com
88sbsun.com 108ib.com 700xsb.com 8NGS.COM 729sun.com
23jbs.com 868XTD.COM XSB596.COM 877TGP.COM 222xsb.com